SCROLL

閱讀時光│在文學中我們一路走來


經典文學是好幾個世代的共同回憶,文化部鼓勵全民閱讀,特別邀請王小棣導演籌拍《閱讀時光》系列高畫質戲劇影片,透過影像為文學發聲;包括文學前輩楊逵《送報伕》在內的十部雋永經典文學,透過各具風格的影像敘事,重現於螢光幕上,值得各界期待。
文學是創作的源頭,《閱讀時光》的導演、主角都是閱讀大使,用戲劇方式勾引民眾對文學的好奇,進而回過頭把經典原著找來仔細閱讀。《閱讀時光》每部作品都不容錯過,感謝所有參與製作演出劇組成員的用心努力,為百年來的臺灣文學留下美麗身影。
── 文化部
TOP

《送報伕》的故事底本,是楊逵以自己的生命經驗為基底所寫成,更是日治時期台灣殖民地人民的共同心聲。《送報伕》既是作者楊逵的人生寫照,也是一則具有普世性意義的寓言。小說所訴說的,是弱勢者被壓迫、被剝削,而又團結奮起,爭取自身權益的故事。即使已經進入21世紀,然而,弱勢者在暗黑角落中掙扎,只為了爭取最起碼的生存權的事件,在現實台灣、在世界各地,都還持續發生。因此,《送報伕》以電影的形式問世,具有歷史的、現實的、藝術的多重意意義...(more)
─ 楊逵孫女/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系-楊翠女士

這是一篇報仇之作,報的是胡爺爺胡蘭成正在寫的《中國的女人》才寫了開頭女媧補天、卻去世的仇。當年,我給自己發了一個悲願:總有一天,不管是用什麼樣的方式,什麼樣的內容,總有一天我要把這未完的稿子續完,你看著好了。這使我想到頗像張愛玲見弟弟被父親打了一巴掌而後母在笑,她進浴室對鏡子說:「我要報仇,我要報仇。」
而這篇小說的結束說,「有一天男人用理論與制度建立起的世界會倒塌,她將以嗅覺和顏色的記憶存活,從這裡並予之重建。」,這段話其實是...(more)
─ 朱天文

<降生十二星座>寫於二十多年前
說來這是,第一次有人將我的小說拍成電影
我自己看此片的時候,發覺我不記得寫這篇小說時的自己腦袋在想甚麼了
或是說 我好久不曾想起
二十多歲時的自己 像年輕的鳥
初初練習張翼 胸腔的呼吸 瞳距的調整
怎麼鑽進時代的氣旋裡... (more)
─ 駱以軍

年輕時出書多波折,能付印已是萬幸,根本沒想過後來。起手無回是青春,哪能理解「悔其少作」這種悔斷腸子的事。豈知,現在前半生的孽雷業風終於打著我了。這次改編的「冰箱」短片由王明台導演從小說集裡選四則短篇重新拆解組成,敘事層次更繁複完整。當年幾近剖心的文字太真誠又太癲狂,幸而導演以迴旋相扣的影像敘事挽救它們,使之不致散亂。它們終於掙開我了,超越了年少愚騃,得到更成熟的意象和形式。沒想到青春的妄想竟得如此幻麗收場,萬分僥倖的實是發表後束手無策不忍回首的作者自己啊。
─ 柯裕棻

寫完《末日早晨》之後,時間已經過去十多年。有時不敢相信這期間快轉的人世經歷,當初一些戒慎,小心,珍而重之的情感,大多由重變輕。
〈蛾〉寫的是一種揮之不去的懸念──像從看不見的角落裡,不斷傳來撲翅的聲音。小說中有一個矛盾的心靈:既眷戀老房子空間給五感落下的條件,又渴望拆除一切後白茫茫大地的乾淨。牆,限制,看得見的關係,看不見的蛾,它對空氣小小的擾動,它對時間偷偷的違背。在這些當中,是一切界限終將消泯的預感...(more)
─ 張惠菁

去年12月接到小棣導演的電話,非常意外與感動。
《行走的樹》是2005年9月起在《印刻文學生活誌》連載的專欄。如今改拍電視劇,我想把2006年11月出版時在自序〈向傷痕告別〉中的一段話,再次與讀者分享。
——在《印刻文學生活誌》撰寫這個系列專欄的一年中,往事紛擾糾結,身心備受煎熬,常常在電腦之前俯案痛哭。我哭的是一個被扭曲的時代;在那時代的行進中被扭曲的人性,以及被扭曲了的愛...(more)
─ 季季

《晚風細雨》由兩個中篇組成,即《晚風習習》和《細雨霏霏》(聯合文學出版社出版),分別寫於1989年和2008年。
這兩個中篇的寫作,是為了紀念我的父親和母親。創作過程中,曾自問:要寫“自傳”,還是應該“虛構”?最後的決定是,主要虛構,但不妨加入些自傳成份。虛構的意義在於:可以寫我父母那一代的人,並將大時代的背景融入。每篇各寫了五十章,這是我跟他們兩人生命重疊的大致歲月,借用李商隱詩句吧: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...(more)
─ 劉大任

巴士海峽阻隔小島與大島之間的移動相遇,讓我們的祖先航海沒有台灣的記憶。戰後,台灣船來了,運來了新物品,還有新移民,同時也攜帶了達悟孩童到台灣的夢想。洛馬比克在大島與小島間的海洋搜尋,以及試圖築夢,這個夢不是祖先可以預期的,那是新穎的混濁夢,是河溪與海洋相遇的河口,”混濁”是小島的傳統海流與大島的現代主流的匯聚,洛馬比克終究在海洋哩,試圖尋回失落的浪漫傳說,迄今他還在尋覓。
─ 夏曼‧藍波安

作品即將登上小螢幕,以影象形式出現,對身為原創作者的我來說,可以說既喜且懼。喜的是,《後來》一書是紀念先母之作,能用更多樣的媒體形式呈現給不同的觀眾群,是十分振奮的事﹔懼的是,文字和影像交會時將會以何等的面貌脫胎換骨,實在讓人無法憑空想象,會不會滋味盡失?和拍攝團隊的幾次接觸,我深刻感受到製作單位的慎重與細心,但整本書要濃縮進有限的時間內,題材如何裁汰揀選,將嚴重考驗著團隊的智慧,我們拭目以待。
─ 廖玉蕙

2003-2012年間斷斷續續寫完了電氣街。
一個似是架空其實又是來自於自我體驗變形的故事,
表面寫著盡是幻覺,對羞於表達的自己是最適合的途徑吧。
用14篇故事來記述自己,有時切身,有時疏離,
學著捕捉滿天飛舞的豔麗蝴蝶,
學著穿針引線,用盡了力氣,
卻只是作出了小說作者的初階功課。
─ 王登鈺